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国内要闻

贾雨村给黛玉教读,黛玉竟有如此才情,那贾雨村可真有真才实学?

时间:2022-06-09 18:51:55 来源:零远建材

黛玉有才情,这是公认的。作者曾以“咏絮才”赞之,在大观园多次诗词大赛中也屡拨头筹。

黛玉如此惊才绝艳,有多方面的原因,如她本是警幻仙境的绛珠仙子投胎,本身便有慧根。如她的父亲是探花出身,学识渊博,血脉传承,母亲是国公府嫡女,见识不凡,黛玉耳濡目染等。但她有一个学识不凡的教师也不能否认。

是的,林黛玉确实有一个具有真才实料的好老师。这个老师就是贾雨村。贾雨村在做官上有这样那样的毛病,在人品上也不尽人意。但你不能否认他是真才实学。

一,贾雨村的真才实学,在第一回便已有了证明。贾雨村“原系湖州人氏,原是诗书仕宦之家”,他寄居葫芦庙,卖字作文为生,与葫芦庙旁居住的乡绅甄士隐很是相得。甄士隐原是乡绅,为人高洁,神仙一流人品,他就很赏识贾雨村的才学。中秋之夜,听了贾雨村的即兴诗,他曾断言贾雨村“必非久居人下”者,而且资助贾雨村五十两银子去求取功名:

士隐听了大叫:“妙哉。吾每谓兄必非久,居人下者,今所吟之句,飞腾之兆已见,不日可接履于云霓之上矣,可贺可贺。”“其盘费余事,弟自代为处置,亦不枉兄之谬识矣。”

而贾雨村也自认为若论时尚之学,“也或可去充数沽名”,他在得到甄士隐的资助后进京赶考,果然中了进士,选入外班,不久升了本府知府。而知府为正四品,官职品级比贾政的吏部员外郎的还高。

二,贾雨村的才学经过探花林如海的验证。第二回,贾雨村因有“贪酷之弊”,又“恃才侮上”,被上司寻了一个空隙,参了一本。皇上把他革职不用。贾雨村在游山玩水之时,恰遇林府要为林黛玉聘请老师,于是贾雨村前去应聘,被林如海认可,做了林黛玉的老师。

贾雨村在教育林黛玉方面应该是很称职的。因为在贾敏死后,林如海想让女儿为妻子守制读书,把贾雨村又留到了府里。后来,朝庭要起用旧员,林如海又帮着贾雨村谋划。可见,林如海对贾雨村非常看重。

林如海是探花出身,本身学识渊博,如果不认同贾雨村,无论如何不会让贾雨村做自己女儿的老师,更不会在一年之后仍然挽留贾雨村,请他继续教育自己女儿,更不会为了贾雨村的将来而筹谋。

三,贾政也非常赏识贾雨村。第十七回,大观园建成之后,贾政率清客游览大观园,并乘机为园中各处园林题联拟匾。贾政表示在题联后如有不妥,可以将贾雨村请来,让他再拟写的。可见贾雨村的才学是很高竿的。

大观园里会聚了一群才貌俱佳的女子,而黛玉的容貌和才情在她们中间又是出类拔萃的。黛玉如此才高,是否能印证曾任其塾师的贾雨村有真才实学呢?

贾雨村确有真才实学,无需通过黛玉的才情来证明。第十七回,贾政邀众清客一块儿游览大观园,有人提出借此次游览之机为园中各处题联拟匾。贾政听了,说道:

“所见不差。我们今日且看看去,只管题了,若妥当便用;不妥时,然后将雨村请来,令他再拟。”

围绕在贾政身边的清客都是读书人,而贾政自己也从小酷爱读书,一众胸蓄文墨的人欲为园子题对联匾额,却觉得或有不妥,唯有贾雨村所拟,方无甚疑惑,可堪录用。凭这一点,就可证明,贾雨村不但有才,而且才华出众。

贾雨村在上京赶考的路上,因兜里没钱,滞留在姑苏,寄身庙宇,以卖字画为生。后得甄士隐资助,得以入京,一举便中了进士。

吴敬梓的《儒林外史》里头有一篇《范进中举》我们都很熟悉,主人翁范进在中举之后竟高兴的发疯了,这让我们明白中举人是件十分困难的事。我国古时候不知道有多少读书人在科考的失意中耗尽青春白发满头,而贾雨村入京赶考摘得进士竟如探囊取物,这也是他有真才实学的一个证明。考不上进士不一定无才学,而能考上必定有才学。

贾雨村教黛玉读书,或许对提升、发掘黛玉的才情有一定的作用,但影响并不大。贾雨村在黛玉五岁的时候,开始教她读书。在黛玉六岁时,母亲贾敏死了,黛玉哀伤过度,触发旧疾,便停止了上课。紧接着,贾母派人来接黛玉上京,林如海请贾雨村护送黛玉,并修书一封给贾政,托贾政为贾雨村谋请复职。如此,黛玉与贾雨村的师生缘便结束了。

贾雨村前前后后只教了黛玉一年,而黛玉那时候不过是个五六岁的孩童。著名诗人徐志摩在英国剑桥大学才待了一年,不过这一年令他终生受用,他认为是剑桥大学让他的灵魂开了窍。贾雨村只教黛玉一年,并不是说意义就一定不大。只不过那时候黛玉还小,一个五六岁的孩子,不管天分多高,其学习能力和领悟深度,都是有限的。有真才实学的贾雨村可以为她带来好的启蒙,但是黛玉能成为一个完整的才女,更多的还是靠自己。

黛玉出身于书香世家,父亲林如海是前科探花。浓郁的书香气为黛玉制造出学习的自觉,而有极强的学习能力的父亲,又将好基因遗传给了她,这一切是黛玉成为才女的其中的关键。

黛玉与书籍的关系一直很紧密。第十六回,黛玉从苏州返贾府,文中说她“又带了许多书籍来”。也许黛玉在第一次来贾府时,已经带来过不少书籍,因此才有一个“又”字。这些书及贾府的书陪伴了黛玉的童年。

第四十回,刘姥姥观览黛玉居住的潇湘馆,见到书架上上磊着满满的书,以为这儿是某个哥儿的书房。这满满的一架书,陪伴着黛玉的少年时期。

黛玉一直以书籍相伴,无非是因为爱读书,读书使她快乐。孔子曰:“知之者不如好之者,好之者不如乐之者。”黛玉的学习基因好,天分高,以读书为乐,这是其成为才女的最大的关键。

黛玉的才情绝大部分是自身因素使然,因此她的才情不能作为贾雨村才华的印证。

贾雨村的才学都用在以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为幌子的博取名利的官场之上,而黛玉所欣赏的是淡远高洁的“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隐士生活,他们师生缘分早早结束,对方双方而言,实属幸事。贾雨村一年的教学生涯,不管出于哪方面,都对黛玉没有形成太大的影响,这对师生的才情不能作为互证。

©2021 零远建材

备案号:滇ICP备2021006107号-541网站地图

本网站文章仅供交流学习,不作为商用,版权归属原作者,部分文章推送时未能及时与原作者取得联系,若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到您的权益烦请告知,我们将立即删除。